第一大股东位置已然易主 科陆电子的“六月寒潮” - 光伏們
第一大股东位置已然易主 科陆电子的“六月寒潮”
责任编辑:嘉懿 作者:i能源 2019/6/25 16:29:57 浏览:457 商业

跨国重婚案再次发酵,募投项目终止,问询监管函频发,对于54岁的饶陆华来说,6月的初夏宛若三九寒冬一般难熬。


1996年,饶陆华创建了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科陆电子”),主营业务是智能电网、新能源和综合能源服务,并于2007年3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


然而,上市十余年之后,科陆电子如今却面临着最为艰难的时刻。


2018年,科陆电子营业收入37.91亿元,同比下降13.36%,归属于上市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下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2.20亿元,同比下降919.96%。此后,2019年一季度,科陆电子扣非净利润为-1.64亿元,依旧深陷亏损的泥淖。


image.png

作为董事长,饶陆华在2018 年年度报告的致股东信中第一句话便开诚布公地说:“过去一年,我们经历了最冷冽的冬天,银行抽贷、融资难、融资贵、企业资金链紧张、利润下滑。”


亏损也好,被问询也好,在一系列的坏消息中,饶陆华最需要适应的或许是另外一件事:自己已经不再是科陆电子的第一大股东,这家由他亲手创建的公司,第一大股东位置已然易主。


股权之变

6月14日凌晨,投资者互动社区尺度APP的一位用户发帖称,饶陆华卷入一起加拿大的跨国重婚案件,作为大股东的饶陆华面临股权被分割的风险。


通常,如果大股东离婚,其配偶会获得部分股权,所获得的持股比例将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


而在科陆电子2019年一季度报中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与其他前10名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也没有提及财产分割问题。


事实上,饶陆华跨国重婚的事情很早就已经传出,只不过此次的旧事重提造成的舆论持续发酵,引发了监管部门对于科陆电子的问询,科陆电子最终不得不做出正面回应。


6月20日,科陆电子在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的回复中称,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其被骗取的相关资产已被加拿大法院冻结。


此外,回复中还披露,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对饶陆华及李佩佩相关案件作出判令: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


尽管跨国重婚案的风波没有危及饶陆华的股权,但是由于科陆电子近年来融资困难、资金链紧张,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远致投资”)自2018年以来持续入股科陆电子,饶陆华已经丧失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6月19日,远致投资出具《关于增持股份的告知函》,远致投资增持科陆电子股份1,012,90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07%,增持完成后,远致投资持占科陆电子总股本达到24.26%。


虽然在远致投资增持之后,饶陆华与远致投资持股比例均为24.26%,但是具体到股份数量,远致投资持有公司股份341,685,291股,饶陆华持有公司股份341,685,208股。远致投资以83股的优势超越饶陆华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饶陆华与远致投资的第一次接触是在2018年8月6日,当时科陆电子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与远致投资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饶陆华将其持有的1.52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0.78%)转让给后者。


同日,科陆电子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扣非净利润已经亏损5496万元,同比下降544.97%。


image.png


其实,对于科陆电子来说,一系列的问题已经开始凸显。一方面投资收益同比减少,投资项目同比增加造成融资规模增加;另一方面,由于银行融资、融资租赁规模增加以及融资成本上升,财务费用上升,达到1.86亿元,同比增加23%。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但是,2015年以来,饶陆华激进与扩张的过往无疑给现在带来了一个沉重的序章。


2018年,科陆电子说的最多的是“聚焦主业”,在疯狂的扩张新能源之后,饶陆华正在为之前的疯狂所买单。“我们更应该去反思我们自身:我们的激进与无知、我们的傲慢与自大,以及我们走着走着就忘掉的初心。”饶陆华在去年年报中反思道。


image.png


饶陆华的新能源扩张主要集中在光伏储能、新能源汽车三个产业,尤其体现在2015-2017年,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均大幅增长。


以2015年为例,其中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同比减少12.06亿元,用于支付哈密源和、宁夏旭宁、杭锦后旗等光伏电站项目建设款,以及芯珑电子、百年金海、60MWp光伏电站等收购资金。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同比增加18.70亿元,用于新增南昌科陆工业园、光伏电站固定资产贷款及融资租赁所致。


2015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1500万千瓦,连续三年新增装机超过1000万千瓦。随后两年,光伏产业爆发式增长,2016年和2017年分别新增3454万、5306万千瓦装机,三年时间便完成了1.02亿千瓦的装机。


然而,新能源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在项目开发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由于经营规模扩大、融资规模增加,科陆电子的资产负债率同样居高不下。为了回流现金,降低资产负债率,科陆电子开始减持光伏电站。


image.png


2018年5月9日,科陆电子公告《关于终止实施部分募投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终止实施“110MW 地面光伏发电项目”,并将该项目剩余募集资金3.32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整个2018年,科陆电子将卓资县20MW、杭锦后旗50MW、宁夏旭宁30MW、哈密源和100MW、哈密锦城20MW等光伏发电项目转让。


与光伏一同被剥离的业务还有动力电池业务。2017年,科陆电子分批共购入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卡耐”)58.07%的股权,但是经营效益每况日下。2017年,上海卡耐净利润为-5085.93万,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6210.85万,亏损进一步加大。


2019年1月24日,科陆电子与恒大新能源动力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上海卡耐58.07%股权以人民币6.48亿元的价格转让,2月完成了股权交割。但是,科陆电子公告也表示,此次交易将产生的股权转让收益约为人民币-1580万元。


在去除了傲慢和自大之后,饶陆华将储能和充电桩作为其在新能源最后的阵地,但是这个阵地目前也受到了资金链紧张的波及。


6月12日,科陆电子发布了《关于终止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终止“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三个募投项目,并将上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剩余募集资金共计10.73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在度过了2018年的寒冬之后,在资金链依旧紧张的2019年,饶陆华能否守住现有的阵地依然充满了未知。

作者:李帅

本文由光伏們进行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了解更多光伏相关欢迎关注光伏們微信号:PV_MEN如果您有光伏趣闻或光伏相关的稿件可以投稿给我们:edit@pvmen.com
文章评论(0)
登录后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合作伙伴partner

微信二维码